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桂林有条中医街,游客因为疫情大环境来不了,本地人几乎完全遗忘

发布日期:2022-11-24 21:48    点击次数:163

请问“桂林中医该”在哪凯,要朗子才阔以过克?这个问题估计绝大多数的桂林本地人都不一定晓得,因为那个位置实在是太偏了,而且桂林市区已经有了中医院和其他不胜枚举的中医诊所和养生馆,哪个会没事专门跑那么大老远去那里看病呢?

当然中医街也并不是纯给人看病的地方,这里更像是一个类似于东西巷的商业综合体。主要还是让你在观光旅游的同时,顺便把病看了。注意看牌匾下面的那一行字,“国家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基地”,医疗是辅助,旅游是正题。作为一个多年从事文字工作的人,我认为自己的理解没有错。

大门左侧的舞台后面,立着中医学的四位泰斗级人物。从左往右依次是,确定望闻问切四诊法的扁鹊、外科鼻祖华佗、编写《本草纲目》的药圣李时珍、著有《伤寒杂病论》的医圣张仲景。既然是在中医街的地盘上采景,那必须留几行字歌颂一下医学领域的巨匠,拜码头既是起码的江湖规矩,在我这里还有另一个难以启齿的原因。

我那不争气的犬子,每次来到这里都要跑到四大中医泰斗雕像后面的儿童游乐场玩耍嬉闹。虽然我多次试图在他玩滑梯和蹦床之前跟他讲讲古代神医们的事迹,可年仅三岁的他似乎只对游乐场里的项目更感兴趣,看来还是得等到他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才有可能听得进去几句教诲。中医街的儿童游乐场,就是整个商圈人流最多的地方,至于里面的话,真的没几个人走。

从靠儿童游乐场的一侧进入,整个一条走下去都是大门紧闭。而且走上前去细致查看门锁,光是这几乎全身透红的锈迹就能看得出,这些中医馆关门歇业已经相当长的时间了。即便现在找到钥匙来开锁,都锈蚀成了这副样子,估计也没办法打开了吧。即便钥匙找不到了也不打紧,人根本就没想到今后还有机会再打开它。

这些图片都是我拿手机随手拍的,当时逛这里的时间大概是下午4点左右,我肉眼所见的领域真是没有见到除我们一家四口之外的任何游客。所谓的中医街上仅存几家医馆开着门,与其说这里是中医街,倒不如说是几家中医馆开在相邻的几个铺面。幸亏我们家大宝兴奋的奔跑大叫和二宝在襁褓里不时的哭闹,才让我感觉时间没有凝固。

最让我感触深的,是这一处千年古井。记得一年前来此游玩的时候,这里还是一个可以循环的人工水系,当时水流顺着石头围砌而成的形状灌出了一个很优美的造型。大宝还想走到中间去踩里面的水,我当时叫他不要踩,他才两岁根本听不进大人的话,为此我还打他屁股教训了他。如今千年古井也完全干涸了,看起来游客是真的寥寥无几,这样的面子景观都懒得维护了。

大宝在空旷的中医街跑累了,反正也没啥可逛的,索性照例走到外面的马路上看看能不能买点什么吃的。结果发现曾经营业的店铺都撤了,只剩下最前面还有几个烧烤摊和一家超市在营业。跟超市里面的营业员随口聊了两句,对方表示这疫情搞得几乎看不到几个游客,要不是后面的学校还有些同学偶尔能出来消费,这买卖早就维持不下去了。

确实这几年的大学生太倒霉了,外面经济大环境差,不要说毕业生找工作,连出去做兼职的机会都没有。要是突然又有疫情管控,整个校区都封,不躺在宿舍里问家里要钱维持生活还能怎么办?中医街如果按照原先的设想,是既可以吸引中老年游客来养生旅游,又能够带动这个区域的经济发展,顺道还能给附近大学的医学生提供一些实习和就业的岗位。可这持续不断的疫情还是把一切美好的梦都击碎了,如今这里连桂林本地人都极少记得,这经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暖。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资讯

桂林有条中医街,游客因为疫情大环境来不了,

请问“桂林中医该”在哪凯,要朗子才阔以过克?这个问题估计绝大多数的桂林本地人都不一定晓得,因为那个位置实在是太偏了,而且桂林市区已经有了中医院和其他不胜枚举的中医诊所和...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