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对话毕马威中国及亚太区主席陶匡淳 谈服贸、ESG和绿色经济

发布日期:2022-09-17 22:06    点击次数:89

在2022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中,毕马威作为参展商,专门推出5大专题日,分别为“区域发展及国企改革” “ESG与绿色能源” “金融服务” “数智化转型”,以及“TMT&人才培养”。9月2日,毕马威中国及亚太区主席陶匡淳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专访时表示,我国服务贸易大国地位进一步稳固,北京是我国服务经济规模最大的城市之一,也是我国服务业资源最聚集的地方。我国仍需要进一步拓展数字服务贸易发展空间。谈及ESG话题,陶匡淳认为,中国公司的评级水平在过去三年中不断上升;不过,部分企业对ESG的认知仍存在局限,纠结于责任和利润的“两难选择”。对于绿色经济发展,陶匡淳表示,要提升数字技术创新能力,培育绿色发展新动能;促进数字基础设施节能提效。毕马威中国及亚太区主席陶匡淳。受访者/供图谈优势:“北京服务”的国际影响力在日益提升新京报贝壳财经:目前,中国服务贸易业发展情况如何?呈现哪些特点?陶匡淳:我国跨境贸易规模持续快速增长,已连续多年稳居全球第二位,服务贸易大国地位进一步稳固。2020年以来,我国服务出口增长速度大于进口,出口规模快速增长带动我国服务贸易逆差进一步下降。 今年上半年,我国服务贸易继续保持较快的增长态势。我国服务贸易结构稳步优化,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占比提升,传统领域服务贸易优势进一步稳固。自2020年起,我国运输服务超越旅行服务成为服务贸易最大领域。当前服务贸易发展呈现鲜明的数字化特征。中国数字贸易占服务贸易的50%以上:一方面,数字化让商品和服务的可贸易性大大增强,以互联网为基础,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构成物联网、区块链等现代服务系统,大幅缩减了生产流通的成本,提升了价值创造和增值水平。另一方面,基于数字形态的新业态延展了贸易价值链,跨境电商快速发展,以数据要素引流物流、技术,派生出新产品、新服务、新场景,正在深刻改变服务贸易原有的形态。新京报贝壳财经:北京发展服务贸易有哪些优势?竞争力如何?陶匡淳:作为我国的首都,北京不仅是我国政治、文化、国际交往、科技创新中心,也是我国服务业资源最聚集的地方。2020年,北京第三产业增加值3万多亿元,占GDP的比重为83.8%,超过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服务贸易占全国的五分之一,是我国服务经济规模最大的城市之一。此外,金融资产全国数一;资本市场融资活跃,北交所为我国经济注入新的活力;科研力量非常雄厚;教育实力全国第一;文化产业全国领先,北京文化领域的独角兽企业占全国数量的一半;服务贸易加速发展,“北京服务”的国际影响力在日益提升。谈加强:需要进一步拓展数字服务贸易发展空间新京报贝壳财经:近年来,中国服务贸易发展迅速,中国在哪些领域有优势?哪些领域需要加强?陶匡淳:当前我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服务贸易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我国在以下服务贸易领域占据优势:包括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稳定增长;旅行服务进出口有所恢复;数字技术创新不断加速,带动了服务贸易数字化转型。下一步,我们需要扩大开放水平,加快建立统一开放市场体系。创新发展模式,加大传统服务贸易领域数字化改造力度,支持智慧物流、线上办展、远程医疗等领域发展,提高服务可贸易性,推动保税研发、检测、艺术品展示交易等新兴服务贸易发展。推进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各项政策举措持续落地见效;探索建设国家服务贸易创新发展示范区;推进特色服务出口基地提质升级,着力培育有竞争力的市场主体,引领带动服务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发展。新京报贝壳财经:目前,服务贸易领域数智化转型进展如何?有哪些难点?陶匡淳:21世纪以来,我国数字服务贸易规模快速增长,但数字服务贸易规模与数字经济大国地位尚不匹配,需要进一步拓展数字服务贸易发展空间。现阶段,中国虽作为主要经济体参与全球软件产业分工体系,但在一些关键技术领域对外依赖度依旧较高,数字技术创新能力不足,具备技术密集和知识密集特征的高附加值数字服务出口能力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企业国际化水平也有待进一步提高。谈ESG:部分企业纠结于责任和利润的“两难选择”新京报贝壳财经:目前,中国企业ESG水平如何?各区域存在哪些特点?陶匡淳:整体而言,中国公司的评级水平在过去三年中不断上升,出现了更多AA级的公司,同时评级最低档的CCC和B级公司的数量逐步减少,出现评级逐步向正态分布水平迈进的趋势。对于中国公司而言,被纳入全球指数,意味着更容易进入全球投资者的投资视野、有更多地被投资机遇,但同时面临投资者的全面审视。因为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把ESG评级作为重要的选股参考。监管机构出台越来越多、越来越详细的ESG信息披露法规和要求,这对上市公司提升ESG的实践和披露提出了更明确和细致的方向,也使得中国公司更加重视ESG实践,ESG落后者的比例在逐年下降。长三角区域和京津冀区域内,上海和北京分别较好地发挥了龙头作用,带领周边省市向整体更为健康的ESG评分分布结构发展。上海市整体发展领先于浙江、江苏、安徽省,尤其在社会和治理维度。北京市则是在环境和社会维度聚集了较为优秀的企业。新京报贝壳财经:毕马威执业过程中,是否发现企业在ESG领域存在认知误区?陶匡淳:不少企业对于ESG的披露仍然有不理解之处,由此也造成了企业披露信息的意愿不大,或披露的信息不足、披露的品质不好。从评价体系的指标设定来看,ESG指标体系需要更完善的ESG信息披露制度作为支撑,也需要一套统一、应用广泛的指标体系。目前一些企业ESG行动相对零散、缺乏系统性布局,与企业运营治理、商业模式创新结合较少。究其根本,在于部分企业对ESG的认知仍存在局限性,纠结于责任和利润的“两难选择”。谈绿色经济:改进数字设施的耗能问题新京报贝壳财经: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服务贸易领域能有哪些作为?陶匡淳:“双碳”目标下大力发展服务业的实现路径,可以围绕构建发展新格局,建立绿色、高效的现代产业体系;全力推进现代服务业向纵深发展,在文旅、商业、酒店、物业等产业发展中全面倡导绿色、健康理念,推动形成绿色低碳循环运营方式,引领现代服务业绿色发展新风尚。充分利用太阳能、水能、风能等清洁能源,将绿色、节能、环保打造成酒店特色亮点,通过采用节能照明系统、智慧能源管理系统等多种措施减少酒店的能源资源消耗和碳排放。结合我国“互联网+”的发展优势,下一步急需构建绿色物流体系;大力发展电子商务,推广数字技术应用,加强数字技术融合,促进数字经济发展。新京报贝壳财经:中国发展绿色经济,目前在哪些领域可以加强?陶匡淳:一是提升数字技术创新能力,培育绿色发展新动能。加强核心数字新兴技术供给和加快绿色技术创新的整体布局;加快数字技术同新能源开发、清洁技术、绿色制造等领域的深度融合,提升绿色技术中的数字含量等。二是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厚植绿色发展新优势。引导企业利用数字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改造,积极引导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和传统产业融合发展等。三是加速传统产业数字渗透,探索绿色发展新路径。丰富数字经济的应用场景,加快数字经济同三次产业的深度融合;以产业数字化的快速发展为重要抓手,充分发挥数字经济对产业结构优化的正向促进作用。此外,还需要促进数字基础设施节能提效。采用对传统耗能设备的优化管理措施,同样能改进数字设施的耗能问题。如加强顶层设计,强化数字基础设施的绿色低碳导向;健全促进数字基础设施产业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激励机制,大力发展储能技术,实现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的低碳发展;循环利用数据运行时产生的废热,以提供其能源利用效率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编辑 王进雨校对 王心

热点资讯

美媒:特朗普或已泄露机密文件 律师称“起诉

资料图:8月10日,特朗普前往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为一项民事调查作证。 海外网8月30日电 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29日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表示,联邦调...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