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缺芯、疫情双重夹击,对一汽重度依赖,上富股份经营能力遭质疑

发布日期:2022-09-20 20:48    点击次数:124

记者|李馨婷

近日,创业板IPO公司珠海上富电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富股份”)回复了深交所第二轮问询,公司2022年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对第一大客户一汽集团重度依赖等问题浮出水面,业绩持续发展能力遭到质疑。

上富股份从事汽车智能驾驶传感器和感知系统的研发设计、制造与销售,公司生产的产品属于ADAS(Advanced Driving Assistance System,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的组成部分。根据高盛全球投资研究部门的数据,欧美日ADAS渗透率仅8%-12%,全球ADAS市场尚处在发展初期,尚有很大发展空间。

上富股份看到了智能驾驶行业蕴藏的机会,不断扩大业务规模,计划通过上市融资6亿元,其中4.5亿元用于智能驾驶总部基地项目,0.73亿元用于上富智感汽车智能传感器及自动驾驶技术(成都)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另有0.77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伴随着业务的扩张,公司在刚刚过去的上半年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其持续经营能力遭到了深交所质疑。

缺芯致利润下滑,为囤货现金流变负

汽车智能驾驶需要感知层、决策层、执行层三大核心系统的高效配合。其中,决策层通过CPU、GPU等芯片处理信息、规划路径,并向决策层传输指令,而感知层通过传感器探测周围环境,为决策层提供信息。

感知层系统主要包括视觉感知、超声波感知、毫米波感知和激光感知,上富股份的主要产品覆盖超声波雷达、车载影像监测、毫米波雷达等系统。

公司每年收入的一半左右来自超声波雷达传感系统。2021年,得益于一汽、上汽、比亚迪和AUTOWATCH等采购订单的增长,以及新增威马汽车等客户,公司超声波雷达传感系统收入增长提速,从前两年的1.60亿元、1.56亿元增至2.28亿元。

由于存量客户一汽、上汽订单增长,加上公司开拓了Infull、凯美仕等增量客户的相关业务,车载影像监测系统的营收也逐年上升,占比从23.73%上涨至35.66%。

车载智能终端系统、车载影音娱乐系统的收入占比较低,合计销售金额为5720.79万元、7932.07万元和7068.17万元,主要供给一汽。毫米波雷达探测系统是公司最小的业务,营收占比不超过2%。

2019至2021年,上富股份总体营业收入稳定增加,分别为2.95亿元、3.41亿元和4.77亿元,2020、2021年增长率分别为15.85%和39.66%。

然而,面对快速增长的营收,公司收益却有所波动,三年间净利润分别为2040.51万元、4401.40万元、4384.61万元,2021年相比上一年利润有所下降。

与之相对应,2019至2021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7.84%、30.09%和26.24%,在2021年也出现下滑。对此,上富股份在招股书中解释称,2021年全球汽车芯片供应紧张,公司采购成本随之上升,导致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

2021年以来,车用8英寸晶圆产能紧张,上富股份部分型号的车规级芯片采购受到影响,采购价格有所上升。以2021年为例,公司IC芯片采购单价较2020年上涨约6%。这一年公司原材料采购金额从8898.03万元涨至16363.09万元,增长近一倍。

为了应对这一紧张局势,并继续扩大业务规模,上富股份在2021年提高了备货量,存货账面价值从前两年的6447.63万元、9393.96万元上涨至17034.43万元,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9.51%、17.85%和29.04%,2021年增长率高达81.33%。需要警惕的是,大量备货会给公司带来囤货贬值、现金流断裂的风险。

报告期内(2019-2021年),上富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直线下降,由正转负,数额分别为741.53万元、-968.08万元、-6333.62万元。2019年、2020年,公司引入了格力创投等投资者的增资,以补充现金流量,报告期内筹资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385.71万元、10364.81万元和135.35万元。

格力创投因此成为上富股份最大股东,持股超23%,公司没有控股股东,实控人为董贵滨。格力创投还曾与半导体通讯公司闻泰科技共同投资欧菲光,不过该机构与格力电器并无太大关联,属于珠海格力金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者系珠海格力集团全资控股,格力集团由珠海市人民政府国资委控股,仅持有格力电器2.3%股份。

对一汽重度依赖后果显现

报告期内,上富股份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33亿元、2.55亿元和3.53亿元,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79.15%、74.58%和74.13%。

中国一汽、一汽富维(上市公司,中国一汽为持股13.54%,)、上汽集团、Infull(台湾汽车电子企业)、吉利汽车、TECH INFORMATION CO., Ltd(台湾泰诚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从事资讯与汽车零配件业务)等为公司主要大客户。

由于上富股份在招股书中将中国一汽和一汽富维分为两大客户,对单一客户的销售收入得以降至50%以下。然而深交所在第二轮问询中犀利发问:若将一汽集团与一汽富维合并计算,上富股份最终向一汽集团销售金额各期占比是否超过50%?

上富股份最终承认,公司对一汽集团收入占比分别为51.55%、58.60%及55.97%,各期占比均超过50%,存在重度依赖。

对单一客户过度依赖的后果已经体现在公司今年上半年的财务报表中。

2022年1至6月,上富股份营收1.99亿元,扣非后净利润1286.65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超50%。

究其原因,系今年3月中下旬以来,吉林、上海等地新冠疫情多点爆发,国内汽车产业供应链收到严重冲击,涉疫地区车企生产停滞,交通出行和工人到岗受到影响。上游供应链也受到间接影响,江苏等周边地区零部件厂商生产和交付延迟。

一汽解放的主要生产基地恰好位于吉林长春,上汽集团主要生产基地位于上海,公司产销量下滑严重。销售收入过半来源于一汽集团的上富股份,业绩自然也大受影响。

市场整体缺芯的形势下,公司自身业务过于依赖大客户,上富股份的持续经营能力有待考察。



热点资讯

美媒:特朗普或已泄露机密文件 律师称“起诉

资料图:8月10日,特朗普前往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为一项民事调查作证。 海外网8月30日电 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29日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表示,联邦调...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