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拉美“小弟”为何叫板美国“老大哥”?

发布日期:2022-06-18 20:55    点击次数:131

第九届美洲峰会落幕了,它揭开了美拉关系的新篇章。正如预期的一样,本届峰会无果而终,不过它肯定令参与各方都“印象深刻”:美国看到了域内“小弟们”对“老大哥”地位的质疑和不满,拉美则看到了联合和团结的力量。洛杉矶美洲峰会见证了美国在西半球的领导力和影响力的下降。我认为这种主要源于三个因素。

其一,拉美抵抗美国霸权的传统得到更新。

美国一直是西半球的主导力量,这是不争的事实。从1823年门罗主义开始,美国不仅试图排除其他列强(首先是神圣同盟,接着是西班牙、法国、英国、德国,最后是苏联)在西半球的影响力,也试图成为西半球共和国成员的仲裁者和维护成员国关系的警察。作为一个拥有霸权和至高无上地位的国家,美国热衷于在拉美行使权力:美国习惯于将拉美称为“我们的后院或我们的湖(加勒比海)”。美国人对拉美的土地掠夺、干预和强权政治司空见惯。可以说,哪里有霸权,哪里就有反抗。面对一个拥有主导地位的霸权国家,拉美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抗拒霸权的战略和策略,包括利用国际法对霸权国施压、团结和联合自强、加入国际组织、寻求外部盟友,以及强调民族主义。就美洲国家组织而言,美国将其视为增进自己在拉美利益的一种工具,而拉美则视其为抑制美国势力的途径。因此,第九届美洲峰会不过是美拉之间围绕控制和反控制、霸权和反霸权的最新斗争的上演。

其二,美国的“口惠而实不至”让拉美寒心。

相关数据显示: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耗费3万亿美元,在俄乌冲突中对乌克兰援助400亿美元,而2022年美国对拉美地区的投入只有22亿美元。长期以来,美国对拉美国家实行“胡萝卜+大棒”政策,冷战时期为抵抗苏联势力的渗透,美国发起“社会进步联盟”计划,对拉美投入不菲。但冷战结束后,拉美之于美国的重要性大大减弱,美国主要从国土安全、商品市场、资源开发等方面考虑对拉关系,最近十多年又将所谓的“抵御中国的威胁和影响”作为考量因素来设置对拉议程,而根本没有考虑拉美国家最紧迫的“发展关切”。美国对拉美的选择性忽视事实上早就激起了拉美国家的不满和抵抗。

其三,拉美左翼力量的重新崛起。

拉美政治可以说是一个充满更多意识形态内容和浓厚左翼传统的地区,因为和美国不一样的是,拉美的封建主义和传统保守势力的影响始终非常强大,左派力量经常是以其挑战者的面目出现的。拉美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结束以来,拉美的政治钟摆从民主和独裁的周期转向左翼和右翼的周期。大致从1999年到2015年,拉美出现了一个相对长周期的粉红色浪潮,这波浪潮里左翼政权多数具有三个典型的特征:反美主义、联合自强、打击本国保守势力。左翼力量在拉美的集体崛起及其反新自由主义、反霸权主义的立场极大地抑制了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更重要的是让美国不得不面对一个一体化趋势日益增强的整体。

尽管历经四年的左翼退潮期,但左翼力量近三年正以更加迅猛的趋势卷土重来。如果和总体预期的那样,佩德罗在哥伦比亚6月的总统决选中艰难胜出,卢拉在巴西一举拿下10月的总统大选,那么拉美的左翼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届时,拉美的前五大经济体:巴西、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哥伦比亚都将由左翼统治,特别是哥伦比亚或将改变60年的右翼统治传统。尽管第二波粉红色浪潮,可能少了一些激进主张和反美主义,但联合自强以及重新激活地区一体化进程的努力将大大增强。这无疑会增强拉美在反霸权斗争中的集体力量,进一步削弱美国对拉美的控制力和影响力,美拉关系或将面临一个调整期。



热点资讯

僧人进入美容院, 女店员担心有什么问题, 赶紧

“他应该是一个假和尚,不知到底给我撒了什么药?想起来就怕。”李女士谈起近日遭遇的这件事,心里还止不住地后怕。不只是李女士,这样的事情搁在谁的身上,我相信都会惊恐不已的。...

相关资讯